按Ctrl+D即可收藏 --任君分享!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剑酒缘_第三十九章 鸡豚亦有勇

剑酒缘_第三十九章 鸡豚亦有勇

来源:http://www.youvegotblogs.com | 发表日期:2017-12-20 03:57:42 | 点击数: 次

更多

导读: 剑酒缘_第三十九章 鸡豚亦有勇{txt111}

  剑酒缘_第三十九章 鸡豚亦有勇

几乎要拉成一条细线的红线在人群中时隐时现,杀气凛冽,却又有种在戏耍众人的从容,一切都与郑经假想的天差地远。原认为自己好歹也是掌控了真武之意的武者,哪怕不及这丰晓晓缠住他一时片刻总不成问题,然而对方却并不搭理他,身形一晃便钻到人群里,反倒是郑经因为周遭都是郑家人束手束脚,片刻工夫,已经折损了十余人,却是连丰晓晓的袍袖都没摸到。

“姓丰的你只会逃么?”心下焦急的郑经只好用言语刺激着丰晓晓,“若是你爹娘知道生一个儿子这么没种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那还真不好意思,我爹娘早就知道了。”随便找了空隙,将挡路之人一剑了事,站到包抄外,丰晓晓脸上依然带着笑颜,这句却不是虚化,当初小比时自己多丢人已经是有目共睹了。

赤红的剑身不染丝毫鲜血,一如初进郑家庄,袍袖广大只是不再肮脏的拖地,反倒是被泼洒了一身的鲜血黏糊糊的粘在身上。哪怕是控制了那样惊人的运剑法门,再有掌控自如的杀剑剑意,依然躲不过杀人是件血腥而残暴的事。

“郑庄主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卓识?再不找出个说法来,可能,你郑家人都要殁在今天了哟?”像是与老朋友间的调侃,只是多出了两人间那十多具尸体铺成的血路。

两旁的郑家人面露不安,盏茶工夫便如宰杀家畜,倒下的众人可是跟他们一样的气海境,什么时候同为气海境战力竟有如此大的差距?莫说他们不懂,就是丰晓晓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阅历谪神仙而演变的可不仅是他的剑,还将多年练棍练刀在他身上形成的剑道之外的杂质都清算了一遍。

这次重伤更像是一次伐毛洗髓,将走错了的途径通通改正,重归将要持续的剑道之上。

不理隐隐有退缩之意的郑家诸人,丰晓晓冲着手握金瓜锤的郑经说“其实我有一招剑法,是我学会的唯二两招剑法之一,对了,就是使诈制服那个老头的那一招。”不用多说,那个老头自然就是郑老太爷,郑经一下便想到了当时那随同着右手血雾爆开的一招来。

当时他们还认为是什么秘法让他突然爆发潜力,釜底抽薪的一击,如今依照他的话来说,那一招竟然只是一招随时可用的剑法?

犹疑的郑经不敢接话,生怕这少年说出什么你我一决生逝世这样的话来,然而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丰晓晓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全部人都是一僵。

“那一招还没想好名字,我见到郑庄主却是来了些灵感,不如你来接我这一剑,若是你接下了,我便离去,怎样?”没说接不下如何,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旦郑经接不下唯有一逝世而已。

“庄主上啊,不过一招而已!”

“大哥,万不能让人小觑了咱们郑家人,若是说出去,同为气海境连一剑都不敢接是何等羞辱?”

。。。。。。。。。

一听丰晓晓开出这样的条件,年青的郑家气海境们顿时齐齐愤声,仿佛这一剑不过是小儿戏耍,就是幼童也能接下一样。如此起哄却是让郑经骑虎难下,心知这可不是在场众人对他的推重,恰恰相反,这是众人集体的表态,要送他这个新任的郑家庄主去逝世啊!

一地的尸首换来的不过是污了这疯子一样的少年一身广大袍袖,谁知道再持续下去自己又能否活下来,亦或者,就算全部郑家的气海境都逝世完了,也奈何这少年不得?此时的他们再也没有必杀丰晓晓的底气,只能寄盼望于控制武道真意的郑经。

他若活着接下了这一招,自然就是大功臣依然当他的庄主,若是活不下来,自然可以将让丰家人殉葬的事情栽到他的头上,到时逝世无对证,就算这少年再怎么疯总不至于对已经没有要挟的郑家众人赶尽杀绝。

生逝世关头没有几个是蠢人,郑经有些失望的看了看身旁的几位家老,人老成精的几人自然是心里有了取舍,厚着脸皮疏忽了郑经的求助,反倒是其中一人拱手道“庄主威武,先前您让这小子停下,他便真的停下了,想来有如此神威便是击败这小子也当是手到擒来,更何况只是接下区区一招?”语气恭顺,只是其中的揶揄,哪怕是瞎子也能听得出来。

郑经却是知道这人是曾经与自己竞争庄主地位的另一人的生父,只是自己先到了气海巅峰,被老太爷所重视,再加上老太爷又去的突然才让自己登上了宝座,只是到了此刻却成了落井下石的第一人。

恨恨的一咬牙,“姓丰的,我便来接你这招,只是你若出尔反尔当如何?”后半句话却是说给在场郑家人听得,只惋惜,众人仿佛集体成了聋哑的残障,就连对方接的那句“我就是出尔反尔了,你又能怎样呢?”也听不到,反而一脸振奋的看向自己。

提着自己的金瓜锤,迈步走向收拾着衣袖的丰晓晓,从未感到脚下的路是如此难行的郑经眼见着倒在脚下的一个个熟习的身影,越是打算从尸体上看到些丰晓晓剑法的漏洞便越是心惊。

丝毫不见半分过剩的伤口,不像是当初与自己交手时,来来回回百来招才找到漏洞击败自己,此时的丰晓晓就像是平时指导家族子弟的郑老太爷,出手便是一招也只是一招,一切就都停止,只是或许此刻的丰晓晓更强?究竟击败与击杀却是完整的两码事。

就像是感受到了郑老太爷抱着必逝世的想法也要拉着丰晓晓一起上路时同样的情感,他只有真正站到对手的角度上去看才发明这少年是何等的可怖,如今不过月余就强了如此之多,让他持续下去,郑家庄覆灭恐怕不过反掌而已。

“不知郑庄重要走到哪儿去?难道你要舍弃这在场众人独自逃跑么?”熟习的调侃让郑经全部人一震从纷杂的思绪里苏醒过来,这才发明,自己竟是与丰晓晓擦肩而过,走到了对方身后去,而且他居然一点动手的意思也无,就这么看着自己发呆路过,仿佛在看一个傻子一样从未将自己放在心上。

苏醒的郑经此时心内有的已经不是忐忑,反而是一股难言的怒火,既然不将我当做对手又为何让我来接这一招,既然要让我来接这一招为何不能干脆让我体面些的去逝世,你当我是谁?我可是郑家这一辈最出色的人物,我可是郑家的新庄主啊!

原来拖拉在手里的双锤被高高举起,在胸前砰的撞击在一起,刺耳的金属声震的丰晓晓都有些眩晕,郑经举着双锤,前所未有的耻辱感让他双目赤红。

“丰晓晓!”他大喊一声,“逝世来!!!”竭尽全力的一声大喊扯断了声带,血水混杂着唾液像是飞沫一样往外喷涌,但是郑经却半点也不在意,挥动着双锤,甩掉了刚刚还在头脑里转圜的各种防御架势,竟是先行进攻起来。

丰晓晓此时却是一脸惊喜,“这才是我想见到的郑家庄主,若都是那些草包又怎能让我有给那招起名的激动?”斜指地面的杀吾剑背到身后,没有与他硬撼反而稍微避开了双锤锋芒。

脚下弹动,远比对方迅捷的身法眨眼间就来到了郑经身后,看着眼前偌大的空当,仿佛提剑就能击杀对方,丰晓晓却没有出剑,双脚轻点地面,全部人半空潇洒的转身。身在半空头脑里却想到了见到的谪神仙,若是此时身上的衣袍没有被鲜血浸染,换成衣袖飘飘的样子也当有几分神仙的风度才是。

丰晓晓念头转瞬即逝,那头周身内力汹涌的郑经已然转过身来,厚重的武道真意仿佛大山将丰晓晓压的笔挺落地。

猛然喷了口鲜血,全部人都像是缩小了一圈的郑经双手一掷,一对硕大的金瓜锤带着勇往直前的气概仿佛两轮大日旋转着击向丰晓晓。

知晓这是对方最后也是最强一击的丰晓晓全然撇开了躲闪的想法,背在身后的不见挥剑姿态就已经立在身前,双目微眯,仿佛见到了前所未有的漂亮气象,全部人专注而唯一,不知觉中就让在场的郑家众人疏忽了那砸向他的双锤,仿佛是此时挪开视线就是自己最大的罪孽。

仿佛与天地合而为一的丰晓晓就这么一剑向前刺出,观战的郑家人眼前顿觉恍惚,仿佛丰晓晓凭空向前了挪移了一截,但是等定睛再看,他还是立在原地,那刺出的一剑就像是幻觉。只是刚刚还气概汹汹的双锤却在半空定住了,一个锤头向上一个锤头向下。

又是一声“哐”不像是以剑击锤,倒是像击中了郑家数百年传播的护庄钟,僵持半空的双锤随着轰然的爆鸣猛地炸裂开来,就像年节时的烟花,裂成无数四散飞去,将靠的近的几人砸的仿佛漏筛,留下无数孔洞。

而正面的丰晓晓,也像是被重锤击中,全部人弯成弓形,砸在了那一圈本是维护郑家庄的高墙上,然后就如面条贴着碗壁,徐徐滑落,摔倒在地。 {txt111}{txt111}{txt111}{txt111}{txt111}{txt111}

相关文章推荐
标签:{来源} ; 10秒抛投准绝杀!四星队被一个26分新高砍死不能等了!新疆确认换布莱切 新外援下周到队女子入住浴池休息间 床上赤裸男子突然掀被而起媒体:这些出现人口回流的三四线城市有哪些共同点台军志愿役差1.5万人缺口 为救急将纳初中毕业生入伍去年北美观影人数创25年新低 观众转向流媒体中国游泳新年第一战!李冰洁携七战友挑美国群雄昔日豪强主控受伤倒地不起 无法行走被抬出场直播竞答突然引爆:冲顶大会冲榜 头条映客混战 最新资讯请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精彩推荐

热门关注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http://www.youvegotblogs.com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地图站务